您所在的位置:

为梦想加速 让改变发生

2018-06-22
字体

打印

马拉松全程是42.193公里,李岩铮22岁,5小时38分是他的全马成绩,2小时11分是他的半马最好成绩。当台上的李俊峰说成“2小时12分”的时候,旁边的儿子李岩铮小声纠正了他。这一举动被主持人发现了,通过话筒传递给了现场1000余人。这是5月20日,全国助残日公益徒步活动启动仪式上一个微小的细节。

    1分钟,李岩铮很在意,也记得很清楚,虽然自己无法很好的表达。李岩铮在出生时因为缺氧造成重度脑瘫,“如果十分满分的话,你的孩子只能打两分”。医生让李俊峰放弃,“那时候,孩子的小手动了一下。”冥冥之中的感应,如今,曾经被医生判定的“两分婴儿”已经长成22岁的小伙子。在一家公司从事保洁和简单的行政工作,跑马拉松成了他的爱好。每年4到5次的半马成为规定项目,其他的国内外大小马拉松赛事,李岩铮参加的都不在少数。从迪拜到新加坡 从香港到台湾,戈壁挑战赛,沿海马拉松……“你觉得跑步带给你的改变是什么”?在6公里打卡点的位置,面对记者的提问,李岩铮思考了一下,“这个很难说”这句话是站在一旁的妈妈解释后才听清的,“生命在于运动”接着的这几个字他说的铿锵有力,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清了。全长10公里的徒步挑战对李岩铮来说很是轻松,他决定用跑的方式完成。奥森的跑道上,在志愿者的陪伴下,李岩铮极速前进,要知道,6年前,16岁的他才学会双脚起跳。

 

 

    在此次由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举办的“爱心随行 一路相伴”——2018年全国助残日公益徒步活动上,近百位残疾人朋友在近千名社会公众的陪伴下共同完成十公里徒步挑战。
此次活动所筹集的善款将用于“梦想跑者”公益项目,资助残疾人跑者参加残健共融活动。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梦想跑者项目属于倡导性项目,其作用不只在于筹资,做资助项目,更在于倡导社会公众,传播扶残助残、残健共融的社会理念。
    心智障碍者、脑瘫儿童、肢残者……即使是坐着轮椅,在家人、志愿者、爱心人士的陪伴下,每一张脸上洋溢的幸福感和生命力远超于徒步挑战本身的意义。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残疾人一个也不能少”是今年助残日的主题。当残疾人和健全人一起站在同一起跑线,鸣笛声响,齐头并进,遵守共同的游戏规则,从起点到终点,成绩、数字、名次之类固定的东西远没有平等、参与、共享的精神重要。

 

 

    孤独症儿童王鸿棣,绰号“闪电侠”,应该是最符合这次活动气质的“选手级”挑战者了。16岁已经是一米八二身高。 1岁左右,视觉感知力被医生判定为“没有愈后,没有什么药可以治。”两岁半被诊断为孤独症,全面发育障碍。因为平衡能力差,父母就带着他参加户外运动,通过运动,改善协调能力,锻炼他的大脑。久而久之,鸿棣在运动方面表现出来的热情让父母看到了希望。“篮球打得特别好,喜欢户外运动,字也写得漂亮,他经常抱我,亲我,我希望他有尊严地活下去。”在爸爸的陪伴下,鸿棣从12岁就开始跑马拉松,5公里、10公里、20公里,到半马,运动成了鸿棣最好的感统训练。2016年,在敦煌戈壁滩挑战赛中,用5小时30分钟打破了戈壁徒步32公里的纪录。在3000多人参加的比赛中,他是年龄最小的一个。鸿棣脸上始终挂着憨憨的笑容,偶尔兴奋时会拍拍手,大部分时间都很安静。一旦跑起步来,却是谁都不能阻挡的一股子冲劲儿。2017年,爸爸带着鸿棣爬了112次山,“北京周边几乎所有的山头,都去过了。”
    运动对自闭症的干预作用并不限于锻炼身体或者掌握某项运动技能,很多收益可能是社会性的,包括与人相处和言语沟通能力。鸿棣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弱,但他并不怯于表达,“一起的驴友都经常会逗他,和他交流,每次运动完后,他都很开心,运动后的心情、语言表达都会更好一些。”爸爸作为鸿棣的发言人,说起儿子的成绩很是激动。

 

 

    鸿棣和李严铮作为此次徒步挑战的梦想跑者,还将参加到接下来要举办的兰州等站的马拉松赛中,10公里的徒步挑战只是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组织的全年系列马拉松赛事的热身活动。接下来,残疾人跑者们还将参加西安城墙马拉松、兰州国际马拉松,熊安新区马拉松,舟山群岛马拉松等多站赛事。他们为激发全社会扶残助残热情,塑造文明和谐的氛围身体力行。外在的身体上的缺陷是他们无法选择的,但内在的健康的自信却是后天的环境能够影响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一大环境中小的影响因子。
    2018年5月12日是汶川地震十周年的日子,根据四川省残联的统计,汶川地震共造成了全省5756人永久性残疾,黄思雨就是其中一位。5月20日,她在妈妈的陪伴下也出现在了奥森的跑道上,紧密相连的两个日子,在黄思雨的个人日历簿上,打着对勾标着红。“512的时候,我刚刚参加了徒步挑战,走了5公里,倒数第一名,哈哈,下次争取倒数第二。”
十年前,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将思雨接到了北京接受治疗,并为她适配了假肢,“我这次来是寻亲来的。”曾为她治疗的医生,帮助过她的人,思雨都见到了,她很是兴奋。在5月20日当天,思雨的一个重要任务是给帮助过她的志愿者周洲姐姐一个惊喜,2008年6月1日,去到成都探望的周洲看到了病床上的思雨,目睹了她换药的全过程。“整个楼道都听得见她的哭喊。”再次见到思雨的周洲很是激动,回忆起10年前的场景眼眶泛泪。“我在北京治疗的时候,周洲姐姐偷偷把我爸妈接过来给我惊喜,这次我也反过来给她惊喜。”善意的回馈,在残疾人和健全人之间传递着温情。    

 

 

     “别人的眼光并不是歧视,其实就是好奇。”站在奥森步道上的思雨已经是一名22岁的大二学生了,她理解外人对她的关注,并感恩十年来所有帮助过她的人,不过分要强和自尊,也不以弱者的姿态示弱,是残疾人应有的理想姿态。
    一场普通的马拉松赛事,却因为公众积极的参与变得不再普通。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联合赛事组委会推出公益名额,没有中签的公众可以通过公益名额参赛,他们的捐款将用于“梦想跑者项目”。在兰州马拉松100个公益名额推出后,不到30分钟就被报满。用另一种方式让公众活动和公益活动相结合,同时,也提升了公众的助残参与意识,一举双得。

 

 

    在线下赛事不断举办的同时,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也在不断地探索“互联网➕公益”的模式, 6月10日兰州马拉松赛,基金会与兰州马拉松赛事组委会、阿里体育、中迹体育共同推出了线上马拉松。通过支付宝APP报名捐款1元,就可参加,通过计步工具,完成规定的步数就可以获得马拉松组委会的电子证书,而所有的捐款都将用于基金会梦想跑者项目。 
    在跑步过程中,在徒步过程中,我们的速度可以降低,但是中途离开是违背原则的,在创建残健融合的社会环境中,走得慢一些,快一些都不是错,残疾人遇到的不公、伤害、不包容仍旧存在着,我们正视它,残疾人朋友也要正视它,不回避,不遮掩,但绝不放弃。再多的助残日,再多场马拉松都不是目的,当8500多万残疾人和涉及到的2.8亿亲属真正感受到平等,参与社会生活的权利时,无论是肢体残疾还是心智障碍,他们才能真正感知到这个世界的爱和包容。
 
供稿:宣传活动部